夏枯草的半夏

兴趣广泛。
目前沉迷于凹凸世界。喜欢乙女向,bg向,友情向,无cp向,亲情向。长篇cp喜欢安艾,金凯,雷祖,短篇的bg向cp都OK。
文笔还在练习中。想尝试多种文风。然而,绝知此事要躬行啊,成不成功不一定。

【凹凸乙女】玻璃壳(14)

-女主是穿越的

-ooc预警

-有私设

-漫画、动画剧情都有

-会有金凯、安艾倾向

-不会有任何腐向内容,请勿有腐向评论

-第一次写文,有很多不足,文笔渣,请见谅

-欢迎提意见,但请不要凶我


目录

第十四章 遭遇(四)

 

紫堂幻终于成功甩开了我的手。

并非自夸,我手劲还挺大的——在原来的世界、和同龄人相比来说。有时比年纪大过我的人还有劲。

所以直至刚才,我觉得跑得差不多了,顺势撒开手,他才终于挣开。

“坎蒂丝,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听起来有种掩饰不住的气愤。

“因为看起来的确像是个陷阱啊......”我底气不足地说。

我们俩知道的信息量不同,我要是他,我就不会轻易相信我刚才说的话。

“这一点我们在一开始不就想到了吗?但是,但是既然我们已经决定过去,已经到了那里,至少应该尝试去了解一下啊......连尝试的努力都没有......”

“......”

“如果那不是陷阱呢?如果她的确需要帮助呢?这样不就等于是......由我们......我......”

我安静地听着他带着痛苦的声音。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开始一个半月之后的大赛里,大家实力拉开距离,紫堂幻知道自己的实力定位,是以即使关切他人性命——预赛结束后他的愿望是想让参赛者们都活下来吧?——也不会觉得自己能够帮得上别的参赛者的忙——即使金初来乍到,他仍然会误认为金能自己解决铁角兽引发的骚动,而自己的实力不足以上前帮忙。

可现在的他怀着希望也好,试一试的心态也好,前来参赛,尚未直面遭遇、发现自己力量远不如他人的状况,或许还觉得自己能够帮忙解决其他参赛者都没能解决的难关——不,不对,应该是因为我的过度干预,他没能得到足够的信息进行分析。

我叹了口气。

而且因为我太弱,大概让他多少有些认为,不是所有参赛者都非常厉害。

 

 

“紫堂幻,我保证,她不会有事的。”我决定要不就透露一些剧情好了。

“你......”他错愕地看着我。

“其实我......刚才看到她了,我认识她——单方面的,她挺厉害的,不会有事的。”还是不要透露了。没法解释我是如何知道的,真实原因毫无疑问不能明说。

“那她为什么......”他忽然住口。

“也别想太多,说不定是有什么......”虽然觉得似乎有必要维护一下他对于尚未谋面的未来队友的信任,但是再说下去就自相矛盾了,反正他也没看到凯莉的脸,“别说这些了,我们去打怪吧。”

 

 

我真傻,真的。

为了转移话题就提议回到这个鬼地方打怪,好像这是个多么理所当然的选项似的,但是,我们根本就打不过啊!

逃跑的时候我凄凉地想到。

长得像鸡蛋壳一样的怪,本以为应该是脆皮系列,挺好打的,小斯巴达们就直接兴奋的冲上去了,结果他们的攻击在对方身上连一个小坑都没能留下,就被打飞了。

倒不是说他们有多强,但是我们真的太菜了,持有武器的小斯巴达们已经是我方最高级别战力——更不用说手无寸铁的紫堂幻和技能攻击力基本为零的我了。

另外,为什么区区一个鸡蛋壳跑得这么快啊?

小斯巴达们赶上来了!兄弟你们真够意思,是要阻拦它吗?

被反超了。

......哦凑。看来我如果能逃过此劫一定要开始练习跑步了,小斯巴达跑的都比我快。

前面隐约出现了湖的影子,谢天谢.....个鬼哦?

一般情况下,这看上去就是个上天给予的求生机会对吧?一跳解千愁什么的。

但是,这个连空气都看起来有毒的地方,谁知道湖水有没有毒啊?尤其是这蓝莹莹的色泽,仿佛都在直接昭示着一些一目了然的事实哦?

而且,穷山恶水出刁民......啊不是,出怪兽,陆地上都不是善茬,水里就更不好说了,水可是比土地更容易滋养出生命。

毕竟水可是生命之源啊。

 

 

跳,还是不跳,这是个问题。

这湖水,看起来是真的有毒。

身后那个鸡蛋怪的脚步,是真的撼动大地,就好像它不是一个空壳,而是一个实心的水煮蛋。

鸡蛋吃人的话,会剥皮吗?

会生吞吧。

“坎蒂丝!快点!”

紫堂幻在水里向我挥手。

......我这个起跳速度,溅起的水花应该会很大吧。

 

 

然而,就在我快冲进湖中时——

“救命!”湖中心传来了呼喊。

那一抹身影一瞬夺去了我们的目光——被湖水打的半湿的乌黑秀发,秀丽面容上的惊恐表情,不断挣扎着试图浮出水面的娇俏身躯,以及眼角逼真的泪水,真是楚楚动人,怎么看怎么让人心生怜惜。

这一幕真是让人不禁心生.......我勒个去。

怎么哪里都有你哦?

凯莉小姐。

 

 

紫堂幻犹豫了一下,似乎打算游过去帮她。

“等一下!那边湖水深而且离岸边太远了!你不要动!我来帮她!”

这样光明正大的出现,我们确实没法再当做视而不见了。

我有点意外,没想到她还是执着地扮演了求救者的角色,我以为会转换成比较强硬的姿态呢。

不过见到她我就不用下水啦。

在大佬眼里,这种怪应该是不够看的对吧?

虽然她应该不想暴露实力,但是,世界总不是按照人的愿望运作的。

 

 

我召出一个泡沫,“抱住泡沫!我把你拽到岸边来!”很好,这个距离尚且在可控范围内。

她依言而为。

“抱好了!我这就......哎呀,赶上来了!”我真心实意地惊叫着,被鸡蛋壳怪撵着沿着河岸继续奔跑。

而在奔跑中就很难控制好泡沫的方向,我没办法一面跑一面使劲挥手让泡沫快速前行,利用反作用力向后挥手倒是很简单,但是那样凯莉和泡沫一到岸边就会和怪碰个正着,是以我在岸边跑,泡沫差不多就和我一个速度在水中前行。

湖里抱着泡沫的凯莉也是。

就挺好玩的。

 

 

我觉得挺有趣,即使被追赶也感到有一种妙不可言的滑稽,就是有点担心被凯莉报复。

真的我觉得她一开始都惊呆了哈哈哈。

愉悦中自己在心里进行着打赌,我赌比起在恼羞成怒中干掉我,她会选择再忍一忍我,先不动声色的解决掉鸡蛋壳怪。

赌赢了。

我不知道最开始那细碎的破裂声是否是我的错觉——从之后它碎裂倒地的情形进行的预判幻想。

然而视觉带来的信息无可置疑,毫无疑问它不行了。

居然真的是空心的啊。

 

 

追捕者停下了,被追赶者也不用继续奔逃了。

我让泡沫带着她向岸边过来,紫堂幻也在不远处上了岸。

“真是幸运,”我对她说,假装对于她的出手一无所知,而是深信愚蠢的好运,“它居然碎掉了。果然易碎品很容易坏掉,还是不要走动会比较长寿些吧。”

这话真是恶毒啊,我想,而这样说的我,如果为它感到抱歉和难过的话,也只能说是太过虚假了吧。

 

下一章

 

————————————————————————

心怀更新的美好愿望,但是下周高考之日不一定赶得上的更新。

所以提前祝福啦。

祝要高考的同学有个好状态,考出好成绩。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