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枯草的半夏

兴趣广泛。
目前沉迷于凹凸世界。喜欢乙女向,bg向,友情向,无cp向,亲情向。长篇cp喜欢安艾,金凯,雷祖,短篇的bg向cp都OK。
文笔还在练习中。想尝试多种文风。然而,绝知此事要躬行啊,成不成功不一定。

【凹凸乙女】玻璃壳(15)

-女主是穿越的

-ooc预警

-有私设

-漫画、动画剧情都有

-会有金凯、安艾倾向

-不会有任何腐向内容,请勿有腐向评论

-第一次写文,有很多不足,文笔渣,请见谅

-欢迎提意见,但请不要凶我

 

目录

 

第十五章 扉页

 

兜兜转转几圈过后,我们终于还是按照原先的设想到了巨菇林地,开始百无聊赖的等怪。

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就是现在的我们比计划的那时多了一个人。

 

把凯莉拉上岸时,我当时觉得马上会到来的未来的有一种走向是,她会恼羞成怒地削我。

不过,事实上是,她只是看上去无助又惊慌地小声道谢,“谢谢你救了我......”

当时我就为她这能屈能伸、勾践灭吴卧薪尝胆般的气度所折服了,想着,哇塞都被这样捉弄了,居然能做到让眼神里看起来毫无怨恨,不愧是凯莉,好强。

 

然后吧,见了面就躲不开了。

理所当然的,凯莉比我们俩更擅于把握谈话的节奏和主导权,紫堂幻还在思考,我还没来得及想出合适的规避方法——好吧我承认我当时有点放弃思考了,反正大佬她就特别自然地加入我们的小队了。

 

对于有点不情愿以致有点排斥新队友加入的我,新入伙的凯莉小姐明显对腼腆的紫堂幻更有兴趣,总是会活泼地和他搭话,紫堂幻不太适应这种突如其来的热情,我觉得这和凯莉的牙尖嘴利、尤其是这还是个漂亮小姑娘的牙尖嘴利有关,他支支吾吾,答话答得也十分紧张。

凯莉好像目前对他这样还挺有兴趣的,应该是觉得好玩儿吧。

我觉得她有点故意冷落我。

那边听上去热热闹闹的,然而热闹都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有点寂寞欸。

唉,人生啊。

 

不过老实说,其实有点松了一口气。

虽然顺序、时机都不对,但是他们俩本来就会是队友,现在至少有一件勉强符合原本道路的事件发生了。

而且刚好,我可以趁此机会梳理一下记日记的思路。

“喂,我都和你说了这个本子有问题,你这样不听劝,以后迟早会吃亏的。”我就知道,革命战友皮皮虾还是始终如一关心我的。抛开它这挑衅的欠揍语气,说不定我应该感动一下。

“嗯。它看上去确实有点意思,不过那时候你除了嚷嚷我之外什么有用的都没说,这是机智的我自己发现的。”

“你看上去,并不意外?”它没理会我的调侃。

“平白无故送一个看上去就很有来头的本子,难道很正常?”

“那你还收下?傻的吗?”

“我以前在哪看到过,如果事事都理性至上,那就什么故事都不会发生了。”

“......”它用一副审视的表情看着我。

“而且就你那天那态度,就算这本子是个暗器,我收下如果能给你添点堵,那也是极好的。”

“你......”小家伙生气了哈哈哈。

“你愿不愿意说一说它的故事?虽然我没有酒,但我有一颗愿意聆听的心。”

“什么?”它有点莫名其妙,毕竟是我们那边的梗啊。

“关于这个本子你知道些什么吗?”还是正经点,可别让它抓狂了。

“.......”居然装听不见。小狗东西。

 

我看了一眼那边,还在聊,现在问紫堂幻时机不合适。

因为凯莉在。

现在还不知道凯莉是因为什么接触我们,老实讲我有点犯怵。

故事的后来我觉得凯莉对金态度是不一样的,蛮有好感的样子,但是一开始她加入他们的意图我到现在也不清楚。

我觉得她促使他们从鬼天盟手里“救”了她时,她只是一时兴起。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去鬼天盟救他们,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为什么她把他们当自己人。

她很危险。

能让她另眼相看的金不在这里,我们可能只是被盯上了。

作为猎物。

而她作为狩猎者的那一面,除了一个“星月魔女”的称号外什么信息也没有。

 

唉。

如果这个本子只是我挑的那个普通笔记本就好了。

那我就能把这些都写下来,慢慢分析。

虽然之前还想着用它记事情,但是现在连对之前在上面写过字也已经感到后悔了。

当时一看就知道,这东西有问题,毕竟那么多年小说不是白看的,这东西本身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可疑,我要是真乐不颠颠地收下,以后八成会被阴,还得说是活该。看他俩的态度以及送货那个裁判球的样子就更确定了。

可是担心遗忘所以想要记录不是假的。但我也承认当时有点赌气的意味,所以会收下这明显就非常可疑的来历不明之物。

然后为了让收下它看起来顺理成章,很快就应用了其使用价值,当它只是一个纸张集合体而于上书写。

然后想着写了都写了,也不想辜负这个本子的精致,写的信息都是真的。

可我现在觉得,即使要写,也不应该写上任何人真实的名字的。

 

现在交给皮皮虾还回去也太过可疑。

谁送的?为什么送给我?还回去会不会引起未知之处的警戒?我在这里的参与度究竟有多少?为什么是我?我......为什么会来这里?

 

......好像有点被迫害妄想症呢。

不过目前还是不要还回去了。尽管这一选择也并不让人安心。

 

其实拥有这样一件奢侈品也算难得,或许应当加以充分享受。

那么,扉页上写些什么稍微有些犹豫呢。

从中二期流传下来的习惯,不过之后走出中二期也不想改掉就是了。

“不如意事常八九,能与人言无二三”还是“世间万物无一不是隐喻”咧。

这两句话我都很喜欢,前一句是在什么“你最喜欢的古诗词”的评论中见到的,后一句是歌德先生的话,不过我倒是从没看过歌德先生的书,大约因为太过有名,被尊为伟人,反而无法轻易怀有想要阅读的想法。还是因为被引用在村上春树先生的《海边的卡夫卡》中得见。

都是极有趣味的言语,叫人难以抉择。

可是扉页上只能写一句,不然看上去也太奇怪了。

.......等等,我有个想法。

 

不如意事常八九,能与人言无二三。

尽管认真的一笔一划慢慢写了,可果然笔画越少越难写的好看。

还算满意吧。

我打算把写有他们名字的前几页撕掉,夹在扉页和封面之间,然后把扉页和封面粘在一起。

可能没什么用,可能为时已晚,或是欲盖弥彰,不过就假装做过补救了吧。

故意做出奇怪之举,意图就让他们猜去吧。

即使认识中文也没关系,不如说我还有点期待。

这可是个让我有点沾沾自喜的想法呢。

 

那么,扉页仅剩的一页暴露面上,和那一句对应的位置上,世间万物无一不是隐喻,这么写上了。

有点得意。

 

一抬头结果被突然出现在身边的凯莉吓了一跳。

“你平时也是这样吗?打怪的时候只顾自己的事情?啊,抱歉,我没有恶意的。”

好尴尬。这样说的我好像是很自私,不顾集体只顾自己一样。

......好像也确实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对不起!只是很久没有怪来,有点走神......”

“可是紫堂幻一直很尽责的在认真等待呢。”

“我、我其实......”紫堂幻试图说些什么帮我解围,但是好像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说法。

因为确实是我做错了。

“对不起。”

凯莉好像略有点意外,不过她马上就恢复了一直面带的微笑,“哎呀,不用这么严肃的嘛,我也只是希望小队的大家都小心一些,毕竟万一出现什么突发情况,走神的话可是很危险呢。”

“嗯。”

 

之前虽然遇到了这个世界的人,但是安迷修很温柔,紫堂幻有些腼腆,回想起来来的时间不久但是已经有不少做的不太好的事和说的不合适的话了,之前是被包容了,不过看来古灵精怪的凯莉小姐不会轻易放过我的过错呢。

 

啊,有点想逃跑。

虽然是自己的错,虽然这里应该是目前对我而言最安全的地方了,但是好尴尬啊。

神啊,异世界风好大,不属于这里的我好害怕。

 

 

————————————————————

实在是不好意思,很长一段时间没更新,但是考试周真的有点要命。本来想考完试连更几章的,但是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学校的通知让我们知道,考试周并不是我们这学期的结局。

这几天稍微有一个缓冲,还有几门考试,之后立刻开始连轴转,所以可能更新不如之前所想,之后还是会好慢.....抱歉哦。

我好想放假我不想考试了.JPG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