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枯草的半夏

兴趣广泛。
目前沉迷于凹凸世界。喜欢乙女向,bg向,友情向,无cp向,亲情向。长篇cp喜欢安艾,金凯,雷祖,短篇的bg向cp都OK。
文笔还在练习中。想尝试多种文风。然而,绝知此事要躬行啊,成不成功不一定。

【凹凸乙女】玻璃壳(12)

-女主是穿越的

-ooc预警

-有私设

-漫画、动画剧情都有

-会有金凯、安艾倾向

-不会有任何腐向内容,请勿有腐向评论

-第一次写文,有很多不足,文笔渣,请见谅

-欢迎提意见,但请不要凶我


目录


第十二章 遭遇(二)

明明只要一伸手就能抓住我了,而紫堂幻如果及时放开我,以他的身手,虽然再闪躲几下也不至被立刻擒获,但是最后结果上,如果我俩不打算玉也碎瓦也不全,总归会被他们逮住。

偏偏是这时候,后面有人追到离我们尚还有一段距离时就冲这边大声喊道,“放弃追击!立刻回来!”

我身后的追击者一愣神,这一手没抓住我,但是立刻又补跨一步,拎住我的领子,我甩开紫堂幻的手,被他重重的掼在地上。

“我已经抓住一个了!”

后面那人厉声道:“立刻回来!这是鬼狐大人的命令!”

这人十分愤怒,张口就欲骂,旁边另一人低声提点他:“喂!别冲动。”

他终究还是恨恨地放开了我,不情愿地向来时的反方向飞跃,另外几个追击者也反身离去了。

 

紫堂幻冲过来要拉起我,“坎蒂丝!没事吧?”

我想说我没事,但是除了不由自主的咳嗽之外却张不开口,只觉得浑身止不住的哆嗦,后背连着整只右臂随着脉动频率一跳一跳地胀痛,尤其是后背,从右肩向周围放射性的疼。

紫堂幻试图扶着我的左胳膊帮我站起来。此举的确出于好心,也细心留意到并避开了疼痛区域,但是这样子我仍然借不上力,我其实更想坐在地上缓一缓,但是狼狈之时拒绝他人好意于谁都没好处,我试着把重心尽可能放低,忍着疼痛哆嗦着站起来。

好不容易终于算是站了起来,我只觉得身上又是僵硬又是脚下无力,整个身子摇摇欲坠。他仍然扶着我,我其实不太喜欢别人碰我,可是此刻实在是没有什么心气与力气去思考如何婉转又不伤害他感受的请他放开我,只是咬牙硬撑站着。

“喂!你们没事吧!”我艰难地慢慢转头闻声看去,皮皮虾在向这边飞来,身子仍拢在泡沫里。

我哆哆嗦嗦地开口,勉强笑着说,“你们俩可.....可真行啊,”刚才跑的急,这会儿只觉得还有些呼吸费力,“那么短的时间,你......你们居然想......想到,”我喘口气,“这么.....机智的脱困法子。”

“的确。你有个好搭档。”皮皮虾说,“你要不还是坐下歇一会儿吧,他们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过来。”

我对皮皮虾摇摇头,紫堂幻也很忧虑,“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坎蒂斯......你能坚持吗?”

我努力点点头,“我没事.....先走吧,这里......不一定只有他们。而且今天,已经让我耽误很多时间了。”

 

紫堂幻确实是个好搭档。我被鬼天盟的人抓到的时候,他没有扔下我,也没有逞一时意气冲出来,对方人员分散的时候也没有动手,等人大部分都向我这边聚集过来时,让小斯巴达在不同的地方弄出些动静,把人引过去,然后让皮皮虾突然冲出来扰乱对方并且分散对方注意力,他乘乱把呆立在一边的我拽走。

很多时候事后再去看各种对策总是觉得没什么了不起,这个小计策好像也蛮简单,但这件事刚刚发生,还很新鲜,而且我尚仍有几分心有余悸,也就清晰的明白临危不乱,头脑活络的想出计谋有多么不简单。

之前只是旁观就觉得很可惜,现在认识真人就更觉得惋惜。心地善良,头脑很好,可是运气不好就怎么都没办法。不过说起来善良、聪明和运气不佳一样是设定的一部分,无论是好是坏,全是构成“紫堂幻”这个人物的要素的一部分,是“创作者”给予他的命运的一部分。

说起来鬼狐天冲也是一样,我蛮欣赏这家伙的,即使我被他的手下揍的很疼已经对他有怨气了也是一样,这家伙同样相当有才气。

这才几天,就已经让队友们这么信服了,虽然好像有不服气的家伙,但是似乎对他有所忌惮。而且到后来,更是有很多很多死心塌地的追随者。这家伙,在笼络人心的手段上,相当厉害,直叫人叹服。以他的才能,作为反派来说真的很可惜,但是或者说,有了一定基调,这样心思缜密又有手腕的家伙得作为反派才是合适的定位。

说起来,在原本的剧情里,他们俩遭遇是在金来了以后,也就是大赛开始快两个月时,鬼狐天冲凭借个人魅力以及花言巧语让紫堂幻对他颇为崇敬来着。

可现在,大赛第六天就遇见了,而且这一次会面可不大算得上是友好。金来了以后他们原本会加入鬼天盟的,而且金还是因为紫堂幻想加入,这.....

看来要是想让剧情走回原路还得改一下他对某组织的印象......

但是,看过番的都知道,加入鬼天盟之后,大放异彩的是金,作为陪衬的是谁,就像是“陪朋友相亲却被相亲对象看上”的套路的经典演绎。

不过,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是故事,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就是人生了。

他加入鬼天盟之后很不开心。认真的信赖鬼狐天冲,希冀着能够让自己向着更强的方向有所改变,而对方只是利用他留下金而已。对之后事情一无所知的他们当然不能算是愚蠢也不能说是错,但是我不一样,我知道按照那个方向走下去之后会发生什么。

可我也一直没有忘记自己一开始的盘算:“我必须记住自己不能干涉他的人生,也绝对没有那个能力。他的心结我没有能力解开,也不可能敌得过早已写好的人设与命运。”

我现在也觉得自己就是尝试了也八成成功不了。可是有心无力的自知之明和为了不对自己有所损害而拼命寻找借口的分界又在哪里呢?

 

“我想我们到了。”

我抬起头。“这是哪?”

以前不舒服,比如头疼、腹痛或者遇上其它什么我不想面对的情形的时候,我会假装我不是自己,会想着比如“我不在这里”,“难受的不是我”,然后竭力想一些别的事情,虽然对于改善客观现状那是一点帮助也没有,但是感觉上会好受一些。

刚才一路走过来的时候,身上还是很疼,就进行了一番没什么用的日常庸人自扰式胡思乱想,托它的福,姑且坚持一路走下来而不拖人后腿。

这会儿到了中途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定下来的或根本是随便乱走的目的地,我根本不知道到达这里的起因经过结果。

我忽然发现紫堂幻还在扶着我,这一会儿身上已经不是那么疼了,我轻轻动动胳膊试图伪装成不经意的脱离他的搀扶,不过没成功,他注意到了,我不好意思的低声道谢:“谢谢,我想我已经可以自己走了。”

他放开手,皮皮虾说:“这里是【巨菇林地】。这里的怪也相对等级低一些,但是比你们之前呆的【自由森林】的那些要厉害一些,你们俩对付起来可能还是会比较吃力,要小心。”

 

这里仍然是森林的模样,不过和一般森林不一样的是,林中耸立的不是树木而是一些看起来变异生长的巨型蘑菇,就名字而言真是简单粗暴的名副其实。不过因为是蘑菇,没有树木那些四面八方伸展交错的枝丫,并不能把天幕完全遮蔽起来,可这里的光线却也并不亮,菌柄上倒是有树斑一样的光斑在幽幽的发光,菌柄间还有紫色的看起来就像有毒的雾气在弥漫,搞不好是瘴气一样的存在。

老实说,我不太想进入这片林地。它让我觉得不安。

不过这世界上很多事情都让我觉得不安,安全感早在多年前就是求不得的概念了,如果由着我来,大概永远也找不到能称之为安全的地方。

而且这倒霉大赛的主题本来就是不安全。

我不吭声也不动,等着紫堂幻拿主意,他要是进入林地那我也跟着去就是了。

他看起来也有些不安,但还是勇敢的迈步向前,这时,不知何处飘来了一句不甚清晰的叫喊,听起来像是“救命”。

他抬起脚的脚又放下了,回头看我,“坎蒂斯,你有没有听到......”

我点点头,“好像是有人在叫救命。”

皮皮虾飘过来,“以你们俩的实力,最好不要......”

我知道它说的对,有点想救人,但是又没有那么迫切的想救人,我是说我觉得我们应该去救人,但是我又很担心,毕竟我,不,我们真的没有那种实力去救人,说真的,我看过的剧情结合我在这里的经历,我真没见过比我们弱的。动漫里剧情是大赛开始了很久,大家都有一定实力也就罢了,现在大赛刚开始,而今天遇见的人,哪一个不比我们厉害?

嘉德罗斯他们没有与我们为难,鬼天盟莫名其妙放过我们,已经是捡来的命了。如果是能让其他参赛者感到害怕的对手,是怪固然打不过,是参赛者打斗的话结局更是一目了然,我们去了也帮不了忙,徒增两个伤亡而已。

可是如果是去了能够帮到别人、救人性命的场合,而我们没有去,那、那也太.....

我看到紫堂幻也是一脸犹豫,看看我又看看皮皮虾,皮皮虾在一边安静地呆着不说话。

“那我们.....”“我们......”我俩差不多同时开口,又住口。

我小心翼翼地问,“紫堂幻你......怎么想?”

他为难地看着我,“我觉得我们去了可能也帮不上忙,但是,但是见死不救的话......”

果然,我们想的一样。

而那边不绝的叫声越发凄厉,我咬牙说:“我们尽量隐蔽些,过去看看,能帮就帮一把吧,总归是个心安。”一旦做出决定,就意味着把我俩的性命都拽向不可预知的危险里,可是、可是......

他看着我,缓慢又慎重的点点头。

我以为皮皮虾还会说些什么,但它仍然只是一言不发,眼神——它的眼睛只是两个圆点,即使现在好像微微有些眯缝以致不是完全的正圆,并不能看懂它的眼神。

我们仔细分辨了一下,叫声不是从巨菇林地里传出来的——我羞愧的发现这让我稍稍松了一口气——我俩对视一眼,都转向左边走去。


下一章

——————————————————————

稍微补充说明一下,我计划的是文中结合动画、漫画剧情,不过设定里坎蒂斯只看过动漫没看过漫画,动画到第二季十几集。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