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枯草的半夏

兴趣广泛。
目前沉迷于凹凸世界。喜欢乙女向,bg向,友情向,无cp向,亲情向。长篇cp喜欢安艾,金凯,雷祖,短篇的bg向cp都OK。
文笔还在练习中。想尝试多种文风。然而,绝知此事要躬行啊,成不成功不一定。

【凹凸乙女】玻璃壳(11)

-女主是穿越的

-ooc预警

-有私设

-漫画、动画剧情都有

-会有金凯、安艾倾向

-不会有任何腐向内容,请勿有腐向评论

-第一次写文,有很多不足,文笔渣,请见谅

-欢迎提意见,但请不要凶我

 

目录

 

 

第十章 遭遇(一)

虽然是今天才开始写,但是这几天每天都发生了很多事,我想着分开记的话,以后便于查看,所以我把每天的事都归到对应的日期,也就是把第一天到今天按日期分作三篇。

不过每篇都只寥寥几行,因为赶时间,这几篇我写的都比较短,只简单记录了一下事件,打算之后再补全。后面留白一面,也就是一天对应正后两面一整页。

我想起很久以前我刚开始写日记的时候,把写日记当成任务来完成,如果有一天没写,第二天就写两篇,而且第一篇会写前一天的日期,假装是昨天写的。

虽然这次并不是为了补任务,但是做法上和那时候也差不多。

想到这里,我不禁微微笑了起来。

小时候的想法果然有趣。

 

我们并没有明确的目的地,打算边走边查看一下。今天一直没有怪的踪迹,嘉德罗斯他们过来时,也没有看到怪。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决定走到深处稍微看一看,如果还是没有什么的话,就直接从另一边离开这里了。

走路的时候我有点心不在焉,一直在心里构思到时候怎么记日记,他们说话我时不时应个声,总归是没有太注意前面的情况。

紫堂幻小声叫我时我还在心里构思,拽我的时候,我没有停下脚步,还笑着问怎么了,完全不在状态。

因此突然看到前面一大群人的时候,我吓了一大跳。

 

对方人数不少,一群人围在一起,时有呼喝声,但不像是单纯只作看客,不时有人跃进包围圈,有人退到外围,应该是在围攻什么。

旁边还有几个人待在一边什么也没做,看上去无所事事,不过我很快就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了。

因为当我从灌木丛后走出来的时候,原本待在一边的一个人马上就看到我了,一边立刻朝我跑过来,一边冲同伴大声提示。

那人手里拿着武器,边跑边大声喊道:“别跑!”

事发突然,整个人有些僵硬,我不仅没敢跑,连动都没敢动。

僵直的站在原地,我想着,怪不得小说漫画里有些人遇到突发情况就不动了,本来觉得是故意触发情节,现在看来还真不是,至少不完全是。

真是害怕一转身他手里的武器就飞插到我背上了。

头脑中“嗖”“嗖”的声音那么逼真,弄得我老感觉下一秒他的武器就会脱手飞过来。

我一直想说些什么表示我没有敌意,但直到那人用手中的刀指着我时,我才终于挤出一句:“抱歉打扰你们,我不是故意的,我、我这就走.....”他手里的刀威胁的又靠近了一点,“......如果你们同意的话。”

他哼了一声,并不答话。

只过来了一个人,也只盯着我,看来他们没发现紫堂幻。我稍稍有点放心,但又立刻担心起来,他会不会丢下我跑掉?不,他还是走比较好,这些人感觉来者不善,人多势众而且不管怎么说,看起来都比我们厉害。即使他没跑掉,明斗暗袭我们也打不过他们,都不用他们一起上,随便一个负责攻击的人员过来,我们就game over了。

 

围攻的那边解决完了。

一开始包围圈围的很紧密,但是随着里面叫声越发凄厉,里面的生物挣扎的也越发激烈,有几次尾巴扫过去,几个人就飞将出来。不过之后很快就会有人填补上缺口,只是没有原先那么密集。包围的人不断后退,包围圈扩大,不时有人上去见缝插针的攻击。

他们散开的时候,我偶尔能看到那只怪的一部分肢体,上面全覆有深色的鳞甲,听着武器与其的碰撞的金玉之声,应当十分坚固。但是从其叫声听起来,它并不占据上风。而且地上大面积的血色不像是围攻者流的出的。

整个围猎过程很残暴,我本不忍心看,几次想转开头,但一把刀架在面前,却又不敢转,眼睁睁看着他们十八般兵器招呼上去,那只不知是什么的怪起初还英勇的对抗,之后随着伤口增多,体力也渐渐不支,终于也倒下了。倒下的时候,沉重的身体掷地有声,但化作数据消失的时候却悄无声息。

提示音纷纷响起,恭喜他们击败了什么什么怪,获得多少多少积分,声音本就嘈杂,我也没注意听,因为一开始响起的“恭喜参赛团队【鬼天盟】”,就已经让我震惊到无以复加了。这些人并没有穿白袍戴面具,所以我并没有想到是他们,不过想来这才开赛几天,统一服装应该是组织更有规模之后的事了。

先时已经惊讶到阈值,因此当鬼狐天冲在几个人的陪同下朝我走过来时,我反而没有更加惊讶了。

 

鬼狐天冲看到我时,远远地,我觉得他的神色好像变化了一下,不过也说不定是我看错了。

虽然在这里不近视了,但长年累月的近视让我不太依赖视觉,而且我也不擅长解读他人脸色变化,何况隔着这么远的距离。

走到跟前站定,几个人散开,我不清楚这举动代表的具体意思,不过我猜是在守住我能逃跑的方位。

鬼狐天冲挥挥手,让持刀的那人放下刀,对我十分客气地说:“请问你是.....?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我心想这话真有意思,先入为主,虽然挺客气,但是表达的意思好像是我入侵了他们的地盘了一样,这地方你们能来我就不能来了吗,又不是你家的。

“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平时在森林的另一边,因为今天一直好像没什么怪,就想看看换个地方是不是就好了,一时没注意,走到你们狩猎的地方,真是非常抱歉。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

“胡扯,我们这边地方这么偏,这么大动静,你一个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过来了?肯定是有什么.....”一个瘦高的人打断我。

“既然相遇也是种缘分,”鬼狐天冲截住他的话,“一个人在大赛中奋战,想必也是有一定实力的,不过也是十分辛苦。如你所见,我们是一个互帮互助的团体,大家互相扶持,处境就会好很多。要不要考虑一下加入我们?”

我愣了愣,这么简单粗暴?鬼天盟那么多成员都是你这么直接邀请进去的?

旁边的灌木传来骚动,“谁?”

小斯巴达冲了出来。只有一个?

远处也传来骚动,几个人冲了过去,有什么突然从我身后疾飞过来,我愕然转身,一团白影冲过来,我躲闪不及,想向后退却没站稳一下子坐到了地上,白影原本为了绕开我,也生生拐个弯,速度不免大打折扣,饶是如此,也吓了他们一跳,有人微微退后,一个有点熟悉的身影冲过来拦在鬼狐天冲面前。

有人拉起我,拽着我开始奔跑。

是紫堂幻。

你来救我啦。

 

 

我们没能跑多远。我俩的体能都不太强,尤其是我,他们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只几个灵巧的跳跃就赶上我们了。有一个眼瞅着就要抓到我的衣服了。

 

 

 

我又拖累你了。

 

 

 

我又成为别人的负累了。


下一章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