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枯草的半夏

兴趣广泛。
目前沉迷于凹凸世界。喜欢乙女向,bg向,友情向,无cp向,亲情向。长篇cp喜欢安艾,金凯,雷祖,短篇的bg向cp都OK。
文笔还在练习中。想尝试多种文风。然而,绝知此事要躬行啊,成不成功不一定。

【凹凸乙女】玻璃壳(10)

-女主是穿越的

-ooc预警

-有私设

-漫画、动画剧情都有

-会有金凯、安艾倾向

目录

 

第十章 日记本

天还亮着。

从天色来看,好像没过去多久。

“......坎蒂丝?”什么?

“坎蒂丝,你还好吧?”

我怔了怔。在叫我?

我盯着他。他疑惑地看回来。

“我......算了。没什么。”话到嘴边改了主意,这么和别人说话并不是正确的做法,一句话也不应该就这么结束。所以,我才不是你说的那样,我在心里默默地对那家伙说。

得先把东西买了。

我点开控制面板,找到商城的图标,在浩如烟渺里的商品里进行挑选。

“坎蒂丝.....”

“我没事。”我打断他。讲真,这种对话我们还要进行几次?


我要买一个笔记本。我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把发生的事情记下来让我觉得安心。

即使是在一个新的世界,我不认为就此应该改变自己的习惯。或者说,正因为在异界他乡我才更应该把事情记下来。

我应该在遗忘之前把一些重要事件写下来,比如所知道的关于大赛的信息,比如自己的目的,以及之后可能会获得的新信息,好记性不如烂笔头,随着日久,事情终将被遗忘,即使我还颇以自己的记忆力为傲,也还是选择更稳妥的方法为好。

我没找到把图标缩小的选项,一次只能看到一个本子的介绍,同时因为没有目标,没法进行搜索,所以只能挨个翻阅进行挑选。

本子种类繁多,有一些相当有特点,我看的饶有兴味,比如“诅咒笔记”,封面上,一只枯槁的手向什么抓去,等等,这手好像是立体的?上面好像还有隐隐约约的黑气溢出,噫......下一个;“恶魔的低语”,血红与漆黑交织,好像此刻也仍还在缓缓流动,彼此交融,不断变化的图案凌厉中透着诡秘的妖娆,好看是好看,但是,“能够与未知之物进行交流”,万一写着写着就糊里糊涂和什么做了要命的交易......只是买个本记日记用,还是算了;还有“虔诚之章”,“祈祷之页”等等等等,风格迥异,不一而足,单是看着图片就让人心池摇曳——不过价格颇令人心肌梗塞。

中间也夹杂着比较普通的本子,虽然买得起,但是看过了刚才的那些精致的,对这些平凡的就有些看不上眼了。

看了一圈,蓦然惊觉过了不少时间了,我总是享受挑东西的乐趣,但事后耗在上面的功夫往往让我觉得后悔和可惜。

我抬头看了一眼,看到他正好把头转回去。

我想起他好一会儿没说话了。估计是生气了。

这会儿醒过来一段时间,我脑子清醒一些了,不由得对刚才对他的态度感到十分抱歉,不过“对不起我刚睡醒脑子不太清楚脾气有点暴躁是因为起床气”——怎么说在等待猎物的时候睡着说出来都只会让人更生气啊?

而且终于意识到在这时候大肆挑选东西好像也很不合适,不能再东挑西选了,正好看到一个全面空白的本子,我挺喜欢空白的,让人感到无限的可能性,何况也不贵,20积分,就选了这一个。

等着本子送过来的时候,又没有事情可做了。我面上假装若无其事,绞尽脑汁地思考应该怎么道歉。

 

“坎蒂.....”“紫堂.....”我俩同时开口。

“你先说吧。”我说。

“对不起......”我立刻打断他,“这话应该由我来说。对不起,我今天不该对你态度那么糟糕。还有之后,我不该只顾自己,在等待怪的时候自己买东西。”

他看着我,我忐忑不安的等着。

“我......”他刚开口,我忽然又想起来,立刻补充道,“还有对不起,我刚才睡着了。”

“......那么短的时间里睡着,坎蒂丝你好厉害啊。”

我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

 

“您好,您买的笔记本到了。”这时候,裁判球的声音忽然响起来。

“啊,好的,谢谢。”我正要接过来,却停住,“咦?这不是我买的那本啊?”

我买的那本就是个简简单单的白本,可是这一本,封面是硬壳的,黑色的底色上,银色的线条勾勒出枝蔓缠绕样子的华美花纹,枝叶间还有什么在反光,仔细瞧瞧,是极细小的彩色晶石镶刻在上面,没有拿在手里所以不知道做工,但单凭着这个样式,就算是做工粗糙,也不可能和我买的那个白本子一个价。

“抱歉辛苦你跑一趟,可是这不是我买的那本,你送错了。”我对它说。

它停顿了一下,说,“非常抱歉,您所购买的那一款商品已经卖完了。这一份是大赛为您准备的替代品和补偿。”

我迟疑了一下,这个漂亮的本子的确让人心动,但是这也贵重太多了,这样占人便宜实在是不太安心。

“我......”我正准备拒绝它,

“即使是补偿品,大赛也给的过于贵重了。你先回去吧,这边交给我。”又一个裁判球的声音。

“欸?”先来的那个明显有点不知所措。

我一扭头,又一个裁判球正在往这边飞,我又看看拿着笔记本的裁判球,以前没有注意,裁判球居然不是长得完全一样。后来的这个首先在体型上就要体型大一些。

而这个态度,莫不是,“皮皮虾?”我试探地叫它。

它看都没看我,对着另一个裁判球说,“你先回去吧。”

我心头火起,“既然已经说了是给我的,那应该由我决定要不要吧?”

我道了声“谢谢”,从那个裁判球手里接过笔记本。

我稍稍有点惊讶,这种质感,这个笔记本可完全不像是什么低劣产品。

“还给它!”它冲过来就要夺,我本来打算一把用本子把它拍地下,又心疼我新得到的笔记本,也担心把它打坏了,迅速召出泡沫把它笼罩住。

“坎!蒂!丝!”这气急败坏的样子,皮皮虾无误了。

我得意洋洋,原本要笑话它两句,想起它刚才不愿意和我说话,还有之前的事,哼了一声,故意不理它,对紫堂幻说,“大赛可真有钱啊,你看,这个本子,我觉得它比我都值钱。”好像有点太贬低自己了,我马上补上,“暂时的比我值钱,我还有发展空间。”

紫堂幻伸出手,我把笔记本递过去。

“那个......”

听到声音,我一回头,看到是送本子的那个裁判球,“你怎么还不走?”我奇怪地看着它,“是需要签字吗?确认收货之类的?”

它看着我,犹犹豫豫,“我......”忽然语调一变,“没什么,祝您使用愉快。期待您的下一次购买。”

“好的。”我看着它远去的身影,使用愉快?我茫然地想,笔记本除了写字还能怎么使用愉快?好敬业啊,为了这一句在这多待这么久。

 

“坎蒂丝。”紫堂幻叫我。

“怎么了?”他脸色有点凝重。

“这个笔记本,我以前在书上看到过,这个样式是......”

“把它给我!”皮皮虾喊道。

我恶狠狠的看着它,“你不是巴不得想走吗?现在怎么又回来了?”越说越气,还有点委屈,“还一回来就多管闲事?我买个东西你也要管?还说补偿给我过于贵重?你到底多瞧不起我?”

“那是因为......”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不好意思,你继续说,这本子怎么了?”我看紫堂幻刚才一脸郑重,好像要说什么很重要的事。

“这个本子它、它......”突然支支吾吾起来,“没什么,应该是我想多了。”

干嘛啊,一个两个的。

 

“这里一直没有怪来,我们换个地方吧?”我提议道。

“好的。”紫堂幻忽然笑了,“皮皮虾一回来,坎蒂丝你好像很高兴。”活泼了很多。

“没有,完全没有。一点都不高兴。”我立刻否认。

“哦,那我这就走。”皮皮虾阴阳怪气地说。

“小小年纪怎么总是这么阴沉?再说你走的了吗?”

“现在又和我说话了?赶紧把那个笔记本交给我。”

对了,笔记本。

“抱歉,紫堂,麻烦再等我一下,就一下下。”我得赶快记下来。

“好的。”

翻开本子,我忽然想起来,坏了,忘记买笔了。

咦?好贴心啊,我打开本子,本子封面硬壳有一定厚度,内里靠近书脊——硬壳本挺厚,侧面叫书脊我觉得挺合适——的地方居然夹有一支很细的笔,和本子风格一样,黑色笔身,银色花纹。

里面除了第一页和最后一页,纸张每一页周边也画有好看的花纹。真是难为大赛方费心了,我真是喜欢极了这个本子。

今天是我到这里的......第三天,第一天是几号来着?忽然一阵眩晕,我一个趔趄,不过很快稳住,1月7号,2018年1月7号。

我郑重其事地抬起手,小心翼翼的落笔,工工整整的写上,2018年1月7日,晴,森林。

今天我报名参加了参加了凹凸大赛。

......


下一章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