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枯草的半夏

兴趣广泛。
目前沉迷于凹凸世界。喜欢乙女向,bg向,友情向,无cp向,亲情向。长篇cp喜欢安艾,金凯,雷祖,短篇的bg向cp都OK。
文笔还在练习中。想尝试多种文风。然而,绝知此事要躬行啊,成不成功不一定。

【凹凸乙女】玻璃壳(9)

-女主是穿越的

-ooc预警

-有私设

-漫画、动画剧情都有

-会有金凯、安艾倾向

-不会有任何腐向内容,请勿有腐向评论

-第一次写文,有很多不足,文笔渣,请见谅

-欢迎提意见,但请不要凶我

目录


第九章 皮皮虾离队

今天是嘉德罗斯参加大赛的第一天。

在凹凸大厅和雷德、蒙特祖玛都领取完原力技能后,随便选取了一个传送装置,传送到了一个树林,正式开始找乐子参加大赛。

嘉德罗斯原本和祖玛、雷德在林子里闲逛,等着碰见些运气不好的怪,正好来试试新领的原力技能,但是不知为何,已经走了好一会儿,却没能看见哪怕一只怪。

雷德说,说不定是嘉德罗斯大人的气势太强了,怪都跑......雷德头部受到来自蒙特祖玛的会心一击,没能说完。

就在嘉德罗斯越来越不耐烦的时候,远处传来了一些响动。

顺着声音来源寻去的同时,声音也逐渐清晰,听起来像是笑声,不过如果真是如此,那这笑声未免有些丧心病狂。

 

远远地,嘉德罗斯看到了两个人。

“很多求婚者都觉得这道题很简单,但是他们小瞧了这只狗......”正在说话的那个声音和刚才的笑声有些像。

嘉德罗斯的视线扫过两个人,他们的攻击力......简直弱到令人发指。尤其是正在讲话的那个,攻击力几乎为零。不过,这个虫子的防御力......有点意思。

“......问那只狗,你见过我吗,那狗摇头。年轻人又问,那你牛吗,那狗点头......”

但是防御意识非常差劲,身后有人出现也完全没注意到。另一个虽然露出了戒备的神情,但是如果自己真要出手,凭他的本事,哼。如果这个大赛的参赛者都只是这种货色,那这所谓大赛也是有够无趣。

 

“嘉德罗斯……大人……好。”

敬畏的表情。敬畏的称呼。敬畏的态度。

倒是识相,只不过,还是很无趣。

不过这家伙的眼神......

“......然后年轻人问那只狗,你认识我吗?那狗点头。那你还牛吗?那狗摇头。那你知道现在应该干什么了?那狗想了想,自己跳水里去了。”

.....无聊。

眼角的余光瞥到了一个长相奇特的泡沫状不明物,这就是这个大赛体制里的怪物之一?还真是愚蠢的外观。

那个紫头发的虫子居然还抱着那只怪,也不躲开,正好,那只怪看起来也太弱,这家伙好歹也算是个参赛者,就用他试一试这所谓原力技能的威力吧。

 

......哦?

虽然新领的武器用的还不大顺手,但是那畏畏缩缩的样子还敢接招,也姑且能抗住自己用了几分力气的一击,嘉德罗斯有点感兴趣,终于有人敢和自己打架了,有点意思。
然而这家伙,只是一时的无知之举吗,已经准备开始逃跑了。

切。

不过,大赛第一么,虽然是迟早的事情,这个家伙......

“因为嘉德罗斯大人器宇不凡浑身散发着大赛第一的气质。”

仍然是个只会阿谀奉承的虫子。

 

 

“我其实也不大认识路,我这.....我们这几天都一直在这个树林打怪来着。”我不知道紫堂幻认不认识路,但我把他也加进了不认路的范畴,紫堂你可别开口,虽然现在可能还看不出来,但我觉得他们即使是刚参赛,现在危险系数也已经相当高了,安全起见,咱们还是少和这几个大佬接触为妙。

“欸,这样啊......”雷德说,“那就.....”

“我知道路!整个星球的路我都知道!我也知道哪里的怪比较多!”

我诧异的看着皮皮虾,平时和我们一起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积极啊?

“只要坎蒂斯能放我走。”

雷德看看它,又看看我,“欸......”

这意味深长的一声“欸”几个意思?不是你想的那样啊!我没那么残暴的!

不过还真是有点尴尬,这弄得和我强抢民女似的,我忍不住说,“喂,你就这么想走哦?你一走以后我们就应该再也碰不到面了哦?”各种意义上来说。

“求之不得。”它答道。

这就很没意思了。

我撤除了泡沫。

 

“坎蒂斯,让裁......皮皮虾和他们走没关系吗?”紫堂幻问我。

我尴尬的摸摸后脑勺,“它想走,我也没办法啊。不过真没想到它原来真的这么反感我啊。看来我有点做的太讨人嫌了。”说谎。明明一直是再明显不过的事情。看来这种解读与应答也.....

紫堂幻有点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只说了,“别太在意了。”

“没有啦。接下来我们去哪啊?”转移话题。

“要换地方吗?只有这里级别最低的怪比较多,而且也便于我们隐蔽。”

“可是今天一个怪也没看见啊。”没话找话。

“要不.....再等一会儿吧。”

“好。”事实上去哪对我都没什么差别。

 

人多势众这话果然很有道理。

只不过是从三个人变成两个人,不安就稍稍有点加重。

也可能是因为遇到了大佬们,有点心有余悸。

仍然没有怪来,我一时也找不到话题,不敢再放肆地讲笑话,也没有皮皮虾可以一起闲扯。

静默的时间一点点累积,我有些焦虑。

没有怪来.....果然是因为我耽误了时间错过了时机吧......

没有话讲.....连裁判球都会反感我,紫堂幻有很多心事,再擅自自说自话也会让他反感吧......说不定已经.......毕竟今天是我任性地讲笑话,疯疯癫癫地大笑才会把不得了的大人物招来......

嗯?为什么又是一片黑暗?天黑了吗?

“你装的可真像啊。”带着嘲讽的声音轻飘飘地响起。

我迅速扭头。

说话的这家伙是......

 

我猛然睁开眼睛。


下一章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