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枯草的半夏

兴趣广泛。
目前沉迷于凹凸世界。喜欢乙女向,bg向,友情向,无cp向,亲情向。长篇cp喜欢安艾,金凯,雷祖,短篇的bg向cp都OK。
文笔还在练习中。想尝试多种文风。然而,绝知此事要躬行啊,成不成功不一定。

【凹凸乙女】愚人真心

—男主是帕洛斯,但是全篇基本全在说女主
—短篇
—愚人节什么都不做的话还是觉得好可惜

“啪。”脸上又挨了一下。

反正已经脸肿了,再多一下或几下也无所谓了。我让自己尽力维持着满不在乎的心态。

“……再来。”依旧是冷冰冰的语气。

我对于这项愚蠢的训练已经没有什么话想说了——在之前不知过去了多久的时间里,能吐槽和咒骂的语句已经在心里翻来覆去花样百出的陈列了很多遍了。

我艰难的扯出一个笑。

“啪。”又一下。

我不理解的是,既然在这次训练中脸上的表情是主题,那为什么挨打以示训戒的部位仍旧是脸,这样不是很干扰进程和结果吗?比起以往肢体的训练,例如练习四肢的力度、两腕及手部的灵活度与技巧时我都没有挨这么多打——说起来在今天的练习开始之前我还对今日的训练项目颇有些轻视,到现在我也怀疑目前为止的挨打是师傅对于我态度上不够重视的惩罚。

“笑得太假了。”

听听,让我练习笑容,既不能虚情假意的笑,又不能像之前真心实意的笑,要“看似真诚但事实上毫无真心,内心必须保持不为所动的冷静”,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集中注意力!不要走神。”

“这种毫无意义的训练怎么可能不走神……”我说的声音不大,我知道师傅能听清,我也就是想让她听清。

“赫达,”师傅看着我,我一点也不喜欢别人用严厉地语气叫我的名字,尤其是师傅一脸严肃的时候,这让我感到我做了什么天大的对不起谁的事,“不是只有身体素质的训练和知识信息的积累才算重要,与人的交往,给他人留下的印象和感觉同样要紧,后者甚至比前者更重要。想要走下去,你不可能只依赖于自己的力量。获得他人的喜爱与信任,就等于获得了没有上限的潜在助力。你必须学会像控制你的肢体动作一样精确的控制你的面部表情,你得按照自己所需要的那样分毫不差的展露表情,这样才算是最大程度的掌控现状。”

“那样的话干嘛不直接从心理上进行设计?想让别人信任我的话,我得自己先相信吧?”我真是烦透这个训练了。

“你还是不明白。”师傅摇摇头,“即使不奢求全身而退,只想要最基本的——保住自己的性命这一点,如果不能时刻保持随时可以抽身的冷静状态,而是把自己也放在了事件里,”师傅盯着我,那眼神锐利得像是要透过眼睛刺进我的大脑里,“那你就和事件里的其他人一样,只能身不由己的被人摆布,失去对自己命运的掌控权。”

我还想争辩一下,但是,“再来。”

又开始了。

 

 

徒劳无功的时间过去。

或者说是我的无能导致结果上来看无功从而使时间变得徒劳。

我就是没办法喜欢毫无意义的事情。因为是我,不喜欢也就意味着难以接受。

同样度过了徒劳无功的时间的师傅叹了口气,“赫达,现在不是应该赌气的时候。”

“我没有。我只是不明白这个训练的意义。”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喜欢不带一丝虚假的待人,赫达。有些人就是喜欢虚伪的那一套。”

“那我就绕开他们,不和他们来往就行了。”我不服气地说。

“你……”师傅的目光里终于透出些不再掩饰的忧虑,“傻孩子,有些事不是我们自己能说了算的。所以我们才要尽可能掌握能掌握的条件。”

“我觉得这比练习假表情这种事情上我能说了算些。”也容易些,对我而言。“不然我们学那些格斗的技巧做什么。我当然能选择来往的对象。”

“如果你连自己的内心都控制不了、无法阻止你的表情泄露它的话,我很难相信你能做到你说的事情。”

我相信就行了。我暗暗地想。我没有把话说出来,这应该也算是今天训练下的一种进步。

师傅看着我,我毫不示弱地看回去,“在我所有学生当中,你是个人能力最出色的一个。不论是素质上的天赋,信念的坚定,抑或是对痛苦的承受力。我本以为你能……但是,如果你不能学会掩饰好自己的内心,守护好真心——”,师傅平静地说,“在这一点上,赫蒂都比你强。”

如果是平时,我会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赫蒂何止在讨人喜欢这一点上比我强,在虚情假意、得到不对等的喜爱上,赫蒂分明是个天才,是我们之中最厉害的一个。但是现在,我有些慌,因此没法开口,我不惧怕师傅的严厉——我能将之理解为师傅对我有所期待,但是,我害怕她对我失望,就像现在这样。

“师傅,我会努力的,我们……”

“已经练习的够了。今天先到这里吧。”

“师傅我……”

“你应该回去了,赫达。”命令式语气。

 

 

我浑身有些不可抑制的轻微颤抖。

之前师傅从没这样说过我。我从没像今天这样让她失望过。

我努力提拉面部肌肉,但是,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笑得无可辩驳的难看。

“天呐赫达,你的脸……”这欲言又止、带些担忧但又不点破,好像是在怕我难堪的语气,用她甜美的长相配上她那恰到好处的表情,好像挨打的、脸上火燎火燎的痛着的不是我,而是她一样。

这一目了然的虚情假意怎么可能骗的到人呢?是有多愚蠢才会相信她的关切是真的。

“赫蒂,想要嘲笑我直说就行,你这样我才难受。”

答案是,几乎所有人。

“赫蒂,我们走吧。”贝拉拽着她,看也不看我。

“可是……”赫蒂欲言又止。

我觉得太阳穴开始突突的跳,“赫蒂,你们忙你们的去吧,不用管我。”求你快走吧。

 

 

那之后我也有一段时间里在试着练习,但是收效甚微。师傅也不再提起辅导之事。

而且比起这等无用功,其它事情也不能落下。

我告诉自己,只是一项训练没有做到最好而已,而且它并没什么用,不喜欢的事情就算能做到我也不会做,其它我擅长的事做好就行了。格斗,体能,情报收集,记忆,计算……如果我能完成这些事,我完全用不着依赖于与他人沟通才能得到的施舍。

 

.......

终于我们也能够开始执行任务。

主观上,我认为我都可以算得上完成的很出色。

客观上,任务评价也是这么说的。

我希望师傅也能这么想。

我希望她没有因为那个训练的失败而不再相信我能把事情做好的能力。

但是,那时候——“如果可以,我真不希望执行这个任务的人是你。”

这话里透露出的意思刺伤了我。

“请您相信我,就像任务委托方的人一样,我一定会成功的。”我坚定地说。

 

 

“嗨,这位可爱的小姐~”

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这人不能信任。

“你好像不太信任我呢。”

他的笑容和赫蒂一样。虚情假意不带真心,但是周围人偏偏深信不疑。

“当然。您的笑容看似真心实意,但事实上却毫无真诚。”

有眼无珠的蠢货们,活该被骗。我想。

“哦?我想你应该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但是,从什么时候起……变得不一样了?

“赫达!这边。相信我。”

都是假的,不能相信,赫达,我对自己说,都是假的。

 

 

……

果然,师傅是对的。

我没能做到。

没能取信他人,也没能在关键的时候得到他人的助力。

而且,我从没料到,在那之前想也没想过的是......

对我的憎恨已经到了那种境地吗。

 

 

.......

他们带着理所当然的表情,看着我徒劳地挣扎。

和别人不一样,迄今为止我一直坚信处处坚持真心实意才是正确的事情,无论何时,虚假的话语、虚假的表情,通通不要,所以,是否如今的结局就是代价?

 

 

 

......我才是那个蠢到极点的愚人吧?

——————————————————————
题目“愚人真心”也是“与人真心”的谐音。

一开始是作为一个单独的篇章,但是忽然觉得好期待坎蒂丝和赫达的会面,场景应该会很有意思,完全可以在不知多远的未来里让她们相遇啊。

所以决定作为【玻璃壳】的番外好了。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