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枯草的半夏

兴趣广泛。
目前沉迷于凹凸世界。喜欢乙女向,bg向,友情向,无cp向,亲情向。长篇cp喜欢安艾,金凯,雷祖,短篇的bg向cp都OK。
文笔还在练习中。想尝试多种文风。然而,绝知此事要躬行啊,成不成功不一定。

【凹凸乙女】玻璃壳(8)

-女主是穿越的

-ooc预警

-有私设

-漫画、动画剧情都有

-会有金凯、安艾倾向

-不会有任何腐向内容,请勿有腐向评论

-第一次写文,有很多不足,文笔渣,请见谅

-欢迎提意见,但请不要凶我

目录

 

 

 

第八章  分歧点

怎么办怎么办要不要跑我根本跑不过他们吧凯莉那次要跑就被打了凯莉能进行时空转移我可没有可靠的老骨头......
我乖巧的打了个招呼。
“嘉德罗斯……大人……好。”艾玛加上“大人”二字称呼别人好羞耻啊。为什么大赛第一会来小树林啊这里又没什么大怪也没有大赛第二,但凡比较厉害的参赛者都不会在这里浪费时间吧。
“哼。”为什么比我矮还能做出蔑视着看我的样子,好神奇。
“欸~很有眼力价嘛~”艾玛这声音是……我男神雷徳!他在看着我!帅气的祖玛也是!
我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冲上去的冲动。我觉得我现在整个人都在放光。
雷徳好像有点被我灼热的目光吓到,往后退了退。

“喂。”语气不善。

“?嘉德罗斯大人?”
“虫子,你刚才讲的故事,继续。”嘉德罗斯大人依然拽拽的看着我。
“欸?”
“哎呀就是嘉德罗斯大人想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雷德翻译。
啊,原来嘉德罗斯喜欢听笑话哦。
“哦。然后年轻人问那只狗,你认识我吗?那狗点头。那你还牛吗?那狗摇头。那你知道现在应该干什么了?那狗想了想,自己跳水里去了。”
雷徳笑了起来。祖玛面上好像也掠过一阵笑意。不过嘉德罗斯……我觉得,我好像看到他的脸,只是抽了抽。不知道是想笑还是被雷到了。
雷到了也不要凶我哦,你让我讲的。
“哼,无聊。”
嘛,也是。
不过…… 

放下你手上的武器好吗!我都按您要求讲了为什么还要打我!

大罗神通棍果然了不起,挥动过来时单是气势就让无数身姿挺拔的不知名树木为之折腰,兴许是因为瞧不上我们,嘉德罗斯并未将武器的形态放大很多,我想正因如此我还能有闪躲的余地。

我艰难的向旁边躲闪,余光瞥到紫堂幻抱着皮皮虾还在那里,处于攻击范围之内,可能是被这疯狂的举动吓到了,居然不躲。

我操纵泡沫,想要把他撞开,结果泡沫甫一出现,他就反应过来了,敏捷的往旁边一避,泡沫慢悠悠飞过去,我没反应过来,没来得及收回泡沫,然后大罗神通棍就刚好打到了泡沫上。

大罗神通棍被泡沫弹起来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对......对不起啊。”我惶恐的道歉,但是也稍稍有点小得意,哇塞泡沫够结实的啊,大罗神通棍都没打破它。

但我努力压制下得意,希望自己的害怕看起来足够真诚。

嘉德罗斯打架喜欢和强者打,对于弱小的对手,如果足够怂又足够尊敬他,应该能放过我们,大概。

千万别让他感到有趣......

然而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嘉德罗斯大人他邪魅一笑,熟练地转了转大罗神通棍,“有趣。”

我心里“咯噔”一下。

“是吗您觉得有趣真是太好了呵呵,”我悄悄往后退,他们全都看着我,后背渗出了冷汗,我紧盯着嘉德罗斯的眼睛,慢慢退到了紫堂幻的旁边,拽住他的袖子,“那么我们就先告退不打扰三位啦。”

我正准备气沉丹田运气到喉威风凛凛的大喝一声“跑!”,扭头看到雷德正在旁边看着我们。

“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你走路没声音的啊!!”

“哇呃呃呃声音好大!”雷德捂住耳朵。

“我允许你们告退了吗,虫子。”糟糕。

“没、没有。”后背已经汗湿一片,还好是黑衣服,应该看不出来。

“坎蒂丝,你为什么这么害怕啊?”紫堂幻悄悄问我。

什么情况?为什么不害怕?“碰上大赛第一了欸兄弟!”给我害怕一点啊!亏我以为咱俩在胆小这一点上有共鸣来着!

“没有啊,刚才我查了一下,他们比我们排名还靠后,差不多垫底啊?”

“欸?”

 

 

“所以你们为什么要跑啊?我们今天刚到,只是想和你们问一下路,哪里的怪比较多,因为这里什么都没有嘛。”雷德说。

“因、因为刚才我以为嘉德罗斯大人是要攻.....攻击我们。”

“嗯?因为刚才那边有一只怪哦。”

鬼才信。

“就是外形像泡沫的那个,长得还真奇怪。”他指着皮皮虾。

“......那个不是怪,是我的......是大赛裁判。”

“欸?大赛裁判不长那样啊,我们在大厅见到了。”

我撤了泡沫。“这个是我......抓的。”

“抓大赛裁判?为什么?”雷德歪头看我。

为了防止被你这样的大赛裁判屠杀者灭掉。

虽然你是我男神,但是喜欢群灭大赛裁判这一点,我得公正地说,是不好的。

“因为它可爱。”对不起我说不出口。

“你还真奇怪欸。”

“为什么你会叫嘉德罗斯大人大赛第一?”祖玛小姐姐忽然开口。

“因为......”因为我所知道的剧情里,他就是啊。

但是原来嘉德罗斯不是一开始就是第一啊。怎么解释呢......总不能说我知道之后的剧情吧。

“因为嘉德罗斯大人器宇不凡浑身散发着大赛第一的气质。”我开始胡说八道。

嘉德罗斯脸色一沉。

不好。

但他好像想到了什么,脸色又稍稍往晴朗的方向转变了一点。

男人.....少年心,海底针。吓人。


下一章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