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枯草的半夏

兴趣广泛。
目前沉迷于凹凸世界。喜欢乙女向,bg向,友情向,无cp向,亲情向。长篇cp喜欢安艾,金凯,雷祖,短篇的bg向cp都OK。
文笔还在练习中。想尝试多种文风。然而,绝知此事要躬行啊,成不成功不一定。

【凹凸乙女】玻璃壳 (4)

-女主是穿越的

-ooc预警

-有私设

-漫画、动画剧情都有

-会有金凯、安艾倾向

-不会有任何腐向内容,请勿有腐向评论

-第一次写文,有很多不足,文笔渣,请见谅

-欢迎提意见,但请不要凶我

 

目录

 

第四章 元力技能

“!”裁判球的显示屏,呃,脸上,出现了这个,表情。

我和它隔着个透明的球大眼瞪小眼。它在里面,我在外面。

让人不禁想起了那首著名的诗,乡愁是......

“快把我放出去!对裁判无礼是会被扣......呃......”看样子是想起来了我没有积分。

看着它手舞足蹈的样子,我抱歉地一笑,“对不起,刚才纯粹是个意外,你知道我是一个不太会用元力技能的参赛者,我这个不太会用技能的参赛者,不知道要怎么把你放出来。”

“你......”

我任由裁判球在里面挣扎,观察起这个透明球来。

看来这就是我的元力技能使用出来的样子了。【不灭泡沫】,刚才心里浮现出这样的名字。看起来的确是泡沫状,而且裁判球那么挣扎也没有破掉。但是抛去这满满的中二感不提,这名字怎么听怎么有种flag的味道。

可以听到裁判球说话,看来不是真空。我摸了摸表面,也没有粘性,倒是有一定弹性,但是也不像橡胶之类的材质,厚度未知,看起来倒是挺薄的。

感觉刚才是情绪有些波动,下意识挥手,释放出了技能,如果是平心静气的状态下.......我伸出手,掌心朝上,闭上眼睛,心里默念“不灭泡沫”,这次感觉到了有什么在向手心涌去,睁开眼睛,刚好看到又一个泡沫成形。

看来一次不止可以放出一个泡沫。这个泡沫比困住裁判球的那个小很多,我用另一只手使劲拍了拍,没有破。我用指甲使劲戳了戳,也没破。看来一般的物理攻击不大容易破,但是我这样近距离使力,远比不上如果有人从稍远处,有助跑出招力气大,而且指甲也不锋利,如果碰上利器,会不会破呢......

我恍然意识到,我也是有“能力”的人了,这是多少中二少年的夙愿,姑且不论强不强,身为一个在一个唯物主义但又充斥着各种奇思妙想的世界生活了多年的人,这真是莫大的好运。

如果没有“回不了家”这一代价的话。

 

我又试了一下,果然万事开头难,从那一下误打误撞释放出技能后,好像我就忽然明白怎么释放元力技能了。就像是一片空地上有一个东西,注意到之前来回扫视空地几遍也察觉不到,被绊一跤之后,就怎么都忽视不了它的存在了。

我现在最多能一次释放三个泡沫,不过也不是竭尽全力,三个是能毫不费力地释放并且兼顾到的数目,如果只是单纯释放,不知道能释放多少,但是现在我没有积分,如果耗费太多体力会很麻烦,暂且先不尝试。让泡沫变大些,差不多比篮球大一些,按照“体积变大则密度、强度不可避免的有所下降”的理论,我再次实验泡沫的结实度,单凭我的手劲还是弄不破,树枝刺和石头砸也没破,还是十分结实。

另外,在练习技能的时候,我不小心,我是说我好心地把裁判球放出来了,但是没让它走。它是我在凹凸大赛里除了安迷修之外最早认识的存在,但我愚蠢地拒绝了骑士先生相伴的好意,现在在这么一个危机四伏的大赛里自己呆着还是犯怵,所以想让裁判球跟我做个伴。

但是忠心耿耿的裁判球拒绝了我,说是要继续作为大赛裁判为大赛发光发热,发扬大赛裁判的勤劳勇敢公正无私的优良品格。

然而善良如我担心脆弱的裁判球在众多如狼似虎的参赛者出没的大赛里遇到危险,所以再次用泡沫把它保护了起来。我还亲切地给它取了个昵称,皮皮虾。

取了名字你就是我的人......球了,我和它说,得到了皮皮虾的激烈响应。

想想去哪我都能像个大哥带着小弟一样大声说一声,皮皮虾我们走,还有点小激动。

 

折腾了半天我有点饿了,终于准备开始试一试用技能为自己挣一下积分。刚才问过了裁判球,大赛刚开始三天,也就是说所有人都最多只用了三天技能,日后要成为大佬的人现在也是个新人,等级差距还没有很大。但是我记得虽然技能是大赛给的,但是元力是可以自己修炼的。就像是武功、兵器是大赛给的,但是大家是可以提前修炼内力的,所以起步并不在一个起跑线上。而且武功也分三六九等,得了武功秘籍的人又有天分的人几乎可一步登天,得了强兵利刃的人攻击力也会大幅度被加强。所以谨慎起见,按照我的设想,我还是先把积分压到低低的,努力练技能,等自己变厉害一些再疯狂攒积分。

我刚才试了一下,泡沫质量轻,而且是空心的,飞起来阻力比较大,以我现在的控制力,没办法让泡沫移动的很快,所以用泡沫进行冲击攻击是不行的。关于这点,我对于今后自己的成长抱有希望,但是我觉得悬。即使速度上去了我觉得由于泡沫的质地,就算冲击力有了,顶多把人撞飞,杀伤力还是不够。所以我的技能,目前的运用上我有两个方案。一是以围堵把猎物逼进水中,令其溺亡,另一是能否改变泡沫密度,令猎物窒息而亡。前者操作性上困难,后者技术上不容易。但不论如何,我决定先试一试。

 

我带着皮皮虾走进了森林。不敢往深处走,只是在边上溜达,一来里面不知道有什么危险的怪,二来森林边上是河,离河近些比较好操作。

我做好了长时间等待的准备,结果我运气不错,没几分钟草丛就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动静,有什么过来了。

我悄悄召出泡沫,眼睛紧盯着那只怪潜行的轨迹,快了、快了、快到边上了,很好,赶紧出来!

窸窣声忽然一顿,我一愣,然后眼前一花,有什么东西飞快的向我的脸扑过来,我来不及反应,躲闪不及,急招泡沫,但是还是太慢,脸上一重眼前一黑,我心想完了,我可能要成为第一个一积分也没有就死在怪物手里的参赛者了。

然而那东西好像只是在我脸上借个力,又咻尔跳走了,我迅速扭头,看到了罪魁祸首的真容——一只粉色的兔子,也在回头看我,还两手抵住脸,卖了个萌,然后快乐的跳走了。

 

“刚才的是什么怪啊?”我咬牙切齿地问皮皮虾。

“疾速兔。”皮皮虾幸灾乐祸。

“好极了。”我气势汹汹地走进森林。缺德兔子,你已经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愤怒将使我强大,我们走着瞧。

然后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我的脸重复了十几次刚才的命运。

虽然一时意气用事,但我这是捅了兔子窝吗。

其实在第六次被踩脸之后,我几乎成功抓住一只缺德兔。我直接上手拽住了那只缺德兔的一只后腿,于是它用另一只后腿又蹬了我一脚。

兔子能蹬死老鹰大约不是传言,这一脚也太给力了。好在这次没蹬脸上,但胳膊疼的有点哆嗦。

兔子又快乐的跑了。我觉得这一只比出来抵住脸卖萌的手势看起来很像666,怕不是在炫耀踩我脸六次了。

呵,我就知道你们早有预谋。

但是我是不会就这么放弃的!

 

......我放弃了。

其实蛮想坚持下去,但是一个常年缺乏户外运动的人体力能有多好,而且饿了半天又大量消耗,没力气了。即使是我,一直是无用功也打不起精神坚持了。

累的坐在地上发呆,这时候也不管地脏不脏了。

摸摸脸,我觉得被踩了那么多下脸,脸都有点肿了。这算不算和肿起的脑门相得益彰。

树丛里又传来了窸窣声。

不是吧,还来。

我也懒得起来了。反正坐的地方离森林有点距离,应该不会直接跳我脸上。

出乎意料的是,出来的不是兔子而是一个人,后面还跟着三个可爱的小帮手。

 

下一章

—————————— 

虽然还没写几章,但是得抱歉地说,因为开学了,之后更新估计会很慢。

另外,“缺德兔”来自漫画里踩金脸的那个兔子,但是把怪物卡上的名字对比了凹凸字,查了词典也不知道叫什么,所以私设名字为“疾速兔”。以后估计会有更多私设怪。

最后,虽然只有一句话,但是也算是出场了吧,参赛者......下一章不会是坎蒂丝的独角戏了我保证!

谢谢愿意看到这里的朋友!

 

 

评论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