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枯草的半夏

兴趣广泛。
目前沉迷于凹凸世界。喜欢乙女向,bg向,友情向,无cp向,亲情向。长篇cp喜欢安艾,金凯,雷祖,短篇的bg向cp都OK。
文笔还在练习中。想尝试多种文风。然而,绝知此事要躬行啊,成不成功不一定。

【凹凸乙女】玻璃壳 (3)

-女主是穿越的

-ooc预警

-有私设

-漫画、动画剧情都有

-会有金凯、安艾倾向

-不会有任何腐向内容,请勿有腐向评论

-第一次写文,有很多不足,文笔渣,请见谅

-欢迎提意见,但请不要凶我

 

目录

 

第三章 正视事实

我头晕眼花的站起来,小飞球挣开我的胳膊,从我怀里跳出去。

“参赛者坎蒂丝,破坏大赛公物是违反大赛规则的!更不允许碰瓷!你将被扣除积分......咦?零分?”

 

我呆呆的看着它。

刚才是真的使劲儿撞了头,很疼,但我并没有醒过来。我一摸头,已经开始有些肿了。加上之前,受到惊吓好几次也没有醒,这可能,真的不是梦境。

但是,如果说是穿越,就我看过的小说里,往往是身死才会发生的,我只是在睡觉而已啊,睡觉中离奇穿越什么的......还确实有。

但是,但是,对了,镜子,我做梦时从来看不清自己的脸,如果这是真的,那我肯定能看清自己的脸,如果看不清镜中的自己,那应该是在做梦。

我转向小家伙,急切的问,“请问你有镜子吗?”

小家伙还在念叨碰瓷的事,听到我问它,“你的头没破,但是肿了。就算你的头很硬,大赛的传送装置质量很好很结实,你也不应该......”

“这个一会儿我会跟你解释,请问你有镜子吗?我不是要照头,我......我想看一下自己的样子。”

“没有。”我松了口气,不给我照镜子的机会也可能是梦的回避机制,“但是那边有条河。而且我有参赛者的照片。”

 

我盯着小飞球给我调出来的我的照片,应该是扫描时储存的,图像很清晰,虽然不完全是现实世界的样子,但是凹凸世界化后,我应该就是这个样子了。还是黑头发黑眼睛,头发多了几分立体感,不过眼睛比原来大一些,倒是还是那么帅气。不过刚才摸头的时候我就发现了,眼镜没有了,但是现在看东西也很清楚,这应该算一个意外的好运。

疼痛、大的情绪变动都醒不过来,可以看清自己的样子,周围事物、人物稳定,突然的空间转换是因为我好巧不巧撞的是传送装置,那么,对这一切合理的解释只能是,这不是一场梦。我可能,真的是,穿越了。

......搞毛啊!我只是在期末复习期间睡个时间不长的觉而已啊!这很过分吗!等等,我不会是睡觉的时候猝死了吧?别啊!学医是辛苦,也确实每年都有人猝死,今年我们学校已经有两个人复习时晕倒让救护车拉走了,但是我没有那么拼啊?我没有通过宵,至少每天都有睡觉啊?

不不不,千万别是我已经死了,还死的不明不白。说、说不定那边的我还活着,只是陷入了深度睡眠而已,对,我没有死,我怎么可能死了。即使是穿越了,也许这两边时间流速不一样,等我找到方法回去,还能赶上考试,搞、搞不好闹钟都还没响。

只要我能找到方法回去。

 

我必须先冷静下来,慌张是没有任何用的。

根据各种显而易见的事实来看,这是《凹凸世界》里的世界。不管怎么说,好歹是个我稍微认识的世界,总比一个一无所知的世界强。

然后不管起因如何,我刚刚报名参加了凹凸大赛。凹凸大赛号称能实现一切愿望,如果我能赢得凹凸大赛......就算是做梦我也不觉得我能赢。但是,如果我想回去,无论能不能赢我估计都得试一试。

因为退赛是没戏了。裁判长显然是不能找的,他太擅长忽悠人了。就算我告诉他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参加大赛是个误会,他也肯定会面带亲切的微笑,告诉我无论是什么愿望,只要心怀梦想,努力赢得大赛,就会梦想成真云云。没有参加大赛也会忽悠我参赛,何况我已经参赛了。坚持要退赛,只会落得和维德、安特一样的下场。

虽然参赛我死掉的可能性也很高就是了。但是什么都不做绝对会死。我的优势在于我看过剧情,知道未来一段时间的一些事件发生与走向,虽然只到第二季十几集,之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但总比一无所知的参赛者们强。如果能利用好,把情报上的优势转化为形势和实力上的优势,说不定有戏。

而如果想要最大限度的利用优势,作为一个原剧情里不存在的人,我就不能干扰情节走向。但是里面又不知道存不存在蝴蝶效应,万一碰到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拐点,未来的走向就可能截然不同。可是原剧中展现的永远只是冰山一角,其他地方都是暗面,这样的话......

那我就尽量赶在剧情中出现的场合出现,躲开关键人物吧。

但是虽然知道剧情,但很多基本事项我都不知道啊,想当初觉得金跳过了这个充满阴谋的大赛的参赛须知真是个傻孩子,结果我自己也跳过了。不可能像金一样凭着骨骼清奇或者靠运气或者高人相助在一次次死里逃生里去了解,金有主角光环我可没有啊。

 

......

我在那捧着小飞球,不,应该正视事实叫裁判球了,思考我将来的命运,左思右想却越想越忧郁,每次看到一点光明,我都能靠自己的分析抹杀掉这一希望。仔细想想我根本就是凶多吉少嘛。

“我第一次见到沉迷于自己的照片,还是参赛的证件照这么久的参赛者。”裁判球的声音忽然响起来。

“你不懂。”我愁眉苦脸地看着它。

“既然你没有积分可以扣,那我也该走了,作为大赛裁判可是很忙的!”裁判球说完就想飞走。

我忽然有了个想法。

我拽住裁判球的一条小胳膊,裁判球半天挣不开,威胁地大叫道,“对裁判无礼可是会被扣更多积分的!”

但是刚刚获知一个事实的我并不怕这个威胁,“没事,我刚参赛没有积分。”而且看样子系统记录里不会出现负分。除了积分多到花不完的大佬们估计也就只有我这么飘了。

虽然错过了开始的规则解说,但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反正没有积分不拍扣,我可以先绑架个裁判球给我讲解一下嘛。

 

“所以,因为参赛时你不好好读规则,希望我现在给你讲讲规则?”

我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虽然我们作为大赛裁判熟知大赛规则,但是这是写在程序里的数据,我没办法一下子全都转化成文字呈现出来。如果遇到什么情况,我倒是可以给你讲讲相关规则,但是只是单纯背诵规则......”裁判球顿住了。

“那么,如果我提问的话,是可以解答的吧?”我问。

“那也要看你的问题是什么了。违反大赛规则的问题我是不会回答的。”这话颇有槽点但我懒得吐槽了。

“大赛中参赛者的互相残杀是受到鼓励的吗?还是只是不禁止?”最开始我以为只是有些霸道的参赛者会随性杀戮,而大赛规则中没有否认这一点的条款。但是后来发现有些参赛者并没有杀人,但是很明显对别人杀人也并不感到意外。真心对此感到吃惊的好像只有金,而他没看过也不关心规则。

规则“不禁止”与“鼓励”杀人有很大不同,“不禁止”的话就是杀掉某一参赛者可以收割对方积分,这样的话实力一般,辛苦攒分的参赛者是很好的目标,但我现在这种一无所有的人以及之后如果能压好积分就会相对安全;“鼓励”的话,则可能是只要杀人就有奖励积分,那么像我这么弱的初来乍到者被盯上的几率就高的可怕了,在能够熟练运用技能之前,也就相当于只一个会说话的小怪。如果能搞清楚这一点,对我之后选择合适的生存方式有很大益处。

“大赛不反对参赛者间互相切磋。”啧,裁判球看起来软萌软萌的也这么油,不愧是裁判长教出来的。这话模棱两可,好像是在回答,但是回避了问题,和没答一样。

“切磋后若有死伤积分怎么判定?杀人和杀怪物有什么不同吗?”我把问题细化了一下。

“这一点请参赛者在参赛过程中自行体会。”

呵呵哒。

看样子其它问题也不用问了。我怀疑参赛须知中写满了这句“这一点请参赛者在参赛过程中自行体会”,列一句条款跟一句这个,那么多篇幅和没说一样。

那其它几个问题我也没必要问了,估计要么模棱两可,要么就是和这个差不多的答案。

但是,“那你知道怎么开始使用元力技能吗?”虽然参赛者们好像无师自通使用技能都用的很熟练,但是我刚才自己也悄悄试了一下,并不能感受到很多小说所说的“力量的涌动”,也召唤不出我的技能。

“作为参赛者不是自然而然就会使用吗?”裁判球疑惑地看着我。

“......”

“欸~我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参赛者,明明注重规则自己却不去看,刚参加大赛就向大赛碰瓷,沉迷于自己的参赛大头照,不会使用元力技能,还......”

“别说了!”虽然好像都是事实,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它的说法让我感到格外火大。

我挥了挥手,想让它别说了,结果手里莫名出现了一道白光,向着裁判球飞去。

 

下一章

 

——————————

本来这章按计划应该有原剧参赛者出场了,但是按我一贯话多喜欢把事情一条一条全列出来的习惯,结果修改完后他的出场延后了。痛苦的发现我写文和我做事情一样磨叽。他下章应该能出场。大概。其实超想写坎蒂丝和参赛者在一起又皮又怂又嘚瑟的场景,后面的小片段已经攒了一堆,还有多久才能用上啊,捂脸哭笑.JPG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