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枯草的半夏

兴趣广泛。
目前沉迷于凹凸世界。喜欢乙女向,bg向,友情向,无cp向,亲情向。长篇cp喜欢安艾,金凯,雷祖,短篇的bg向cp都OK。
文笔还在练习中。想尝试多种文风。然而,绝知此事要躬行啊,成不成功不一定。

【凹凸乙女】玻璃壳 (1)

-女主是穿越的

-ooc预警

-有私设

-漫画、动画剧情都有

-会有金凯、安艾倾向

-不会有任何腐向内容,请勿有腐向评论

-第一次写文,有很多不足,文笔渣,请见谅

-欢迎提意见,但请不要凶我

 

 目录

 

一开始我以为那只是一场梦,即使细节具体的可怕,所有的注意力也都放在要如何醒过来上。

后来不得不承认这世界的真实性,却也始终在心里带着抗拒,好像只要我不完全相信,这一切就不会全然变成现实。

等到我终于明白一切避无可避,只有正视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第一章 醒不过来的梦

即使无法睁开双眼,我仍然感到自己身处在一片黑暗之中。想要说话却无法张口,想要抬手却无法动弹,就像是被魇住了一般,连挣扎都做不到。

隐隐约约好像听到有人在低声说些什么,但又始终无法听清。

恍惚中落空感袭来,我忽然感到脚下接触到了实地。同一时间被束缚的感觉也淡去,身体可以动了。

睁开眼睛,我对眼前的景象感到有些吃惊。眼前所见是一个科技感十足的大厅,建筑以白色为主体,但也有很多色彩明艳的模块,共同构建出一个个别致的造型。老实说我原本其实不太喜欢荧光色的色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荧光色让我觉得并不刺眼。

而且好像有些似曾相识。

 

我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

周围的一切从色彩到建筑都看上去都十分超现实,而且存在着那种只有梦中才有的缥缈感。

目前为止这个梦里还没有任何剧情展开,不过看这背景就知道,八成是要展开一个和我的脑回路一样清奇的故事。

我有点发愁,因为我清楚地记得梦之外的现实世界里正值期末,为了复习我已经成天压缩睡眠时间导致休息时间严重不足,为数不多的睡眠里我希望能得到充分的休息。虽然据说每个人每天晚上都会做好几个梦,但梦的如此清晰具体,等到醒过来八成会格外累,这可不是复习中的人想要的结果。

所以虽然我入睡困难,醒后再次入睡更困难,但是还是决定尽早从这种梦里醒过来。

我冷静地想了一下,经典的叫醒梦中的自己的方法应该是让自己感到疼痛,所以我抬起手,低下头就咬了一口。

好疼。手上留下了一个醒目的牙印。

但是没醒。

沉思了一下,我决定继而尝试一下给自己一巴掌。

但刚才咬的有点疼,所以掌风都呼脸上了愣是没敢打下去,手快到目的地时还是停下了。

这样是不行的,得赶快醒过来重新睡一个没有梦的觉。

一咬牙,我快速挥手轻轻给了自己一巴掌。

欸嘿,不疼。

感谢自我保护机制,不对,谴责自我保护机制。

打自己原来这么难吗。

有点沮丧。

失败之余,我听到附近有很多细小的交谈声,一抬头,看见周围零零散散站着一些人,造型都很奇特,从头到尾五颜六色的,而且十个人里得有九种风格,但共性是都以一种诡异的目光看着我。

我有点不好意思,我这人很容易害羞的。这么多人盯着我,就算是做梦也很不好意思。

我撇开脸以回避那些诡异的目光。

没想到这次做梦细节这么到位,角色居然这么多还这么具体,我有点感慨,但总感觉这风格好像在哪见过。

 

忽然间我灵机一动,这么多人,好机会啊,我向他们随便谁请求一下给我一巴掌或掐我一下我就能醒了。既然是我的梦,应该是会配合的吧。

我不由赞了自己一句机智。

我向不远处的几个人走去。但我一动身他们也跟着动,而且都是看似不动声色的朝着远离我的方向,摆明了拒绝和我接触。

我又在梦里感受到了尴尬。梦里都这么被嫌弃啊。

不过这个梦体验倒还挺丰富,是想给我多天复习后变得麻木的心补充一下情感吗,那来点积极的情绪啊。还是担心我一开心就容易进入正反馈模式容易醒过来吗。

为了不让我醒过来真是有心了,这个梦。

......都是一个大脑产生的想法你何必呢,相煎何太急啊。

不过既然疼痛法行不通,那就换一个吧。想个笑话把自己笑醒吧。希望醒的时候别吵到别人。

从前有一个卷心菜走在路上,觉得很热,就边走边脱衣服,然后它没了。

不行这个笑话讲了太多遍已经不好笑了。换一个。

从前有一个有钱人......

然后一只手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惨叫声划过了这个该死的醒不过来的梦境。

我一边惨叫一边想着都可遇不可求的吓了一跳了居然还没醒,一边转过去,看到了一位明显被我的惨叫吓到了的少年。

我顿时闭了嘴。不过——

——这个小哥我见过。我几乎要脱口而出。

看着面前容貌清秀,棕发碧眼的少年,我又出现了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过一想到是我的梦,也就不奇怪了,毕竟有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看到我看他,少年很快调整好了表情,手放到嘴边轻轻咳了一下,彬彬有礼的说,“这位美丽的小姐,请问您需要帮助吗?”

听到他的话,我心里一喜,心想哈哈哈梦你和我斗,这不是让我创造出了一个能叫醒我的人么,我的梦自然是我做主。

可能我表情变化得突然,对面的少年又开始向有些吃惊的面色变化,我赶紧趁他表情变完之前,学他也把手放到嘴边轻咳一声,准备请求帮助。

“是的,谢谢您,如果能帮忙的话我会非常感激的。”即使是面对梦中的人,礼貌也是要讲的。

少年看起来很高兴,果然,不论在哪里以礼待人都不会不合适,“能够帮助像您这样优雅的小姐是我的荣幸。”

他一高兴我也跟着高兴,何况他还夸我,我可喜欢别人夸我了,“我好像做梦醒不过来了,能麻烦您把我打醒吗?”

他又一脸惊讶了。我都没来得及打断他的惊讶。总是吓到这么一位乐于助人又有礼貌的好少年我很过意不去,但没办法,我得赶紧醒过来,再不醒我闹钟都要响了。

“是这样的,我好像做梦了,但是我现在在期末复习阶段,这个梦细节太清楚了,废脑费神,等着自然醒过来会很累,但复习阶段经不起这么浪费精力,所以我想赶紧醒过来,疼痛应该可以叫醒我,但自己对自己下不了手,所以想麻烦您打醒我。”我一紧张就话多,还语速飞快,但我又怕吓到他,就刻意放缓语速,这样综合下来,后果是声音有点抖。

但是失败了,他还是明显被吓到了。

少年一脸震惊的看着我,“您的意思是,您觉得这一切都是您在做梦?”继而表情变成了怜悯,“是这样啊,看来您不是自愿来参赛的,而且想让您参赛的人没有告诉您应该知道的事情。”

果然天道好轮回,这次换我被吓到了。我一面想着这梦可真心不得了,还想搞个大事件,要不是赶上期末,我真想一直把这个梦做完,看看完整的后续发展,这情节很明显是场大戏,这梦做得和电影似的,还是免费的身临其境版,和未来的高级网游一样,过了这个村很可能就没这个店了;一面越发着急醒过来,这梦太耗神了;但同时隐隐意识到,又不愿细思的是,我好像有点觉得这不一定是个梦了。

我本来就好奇心重,他再多说两句我估计就被带跑了,得趁我还有理智抓紧机会赶紧醒。

我恳求道,“您可能不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一个梦,还不是您自己做的梦,但我真的得尽快醒过来,能麻烦您尽快动手吗?扇我一巴掌就行,到时候是梦不是梦就自见分晓了。”

尽管说的像是个受虐狂一样的变态,但我也顾不得了。等待那一巴掌的时候,我想着,一般人碰到求着别人打自己的人,要么觉得是个疯子得躲着点,要么觉得多新鲜哪,不打白不打,抓住机会赶紧给我一巴掌省的我后悔;这个优秀少年一直耐心听我“疯言疯语”还对我以礼相待,真是个少见的好脾气的善良人,可惜醒了就见不到了,不,醒了我也要记住他。他的所作所为太感人了。我也要成为一个像他这么好的人。

少年果断拒绝了我,“对不起,我不能这么做,我的骑士道不允许我向女性动手,特别是您这样一位女性。”

我还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想着我不能忘记他,一时没仔细听,“哦这样啊……啊?”

少年露出了一个应该是他认为非常迷人的微笑——事实上他长的很好看只要不做怪相什么表情应该都很好看——并躬身行了一个绅士般的礼,“请容许我自我介绍,在下名叫安迷修,如果可以的话,请称呼在下为‘最后的骑士’。”

 

下一章

——————————

哇喔,第一次在LOFTER发文感觉超激动的。

评论(4)

热度(81)